Skip to content

ChinaJoy同期会议媒体联合采访实录(十一)-只做精品和个性化的产品_

——CDEC大会媒体联合采访金山网络副总裁及西山居首席执行官邹涛实录

邹涛在2014年CDEC大会上发表演讲

采访时间:7月30日下午

主持人:我们欢迎金山网络副总裁及西山居首席执行官邹涛先生接受采访。ChinaJoy同期会议媒体联合采访实录(十一)

记者:您好,ChinaJoy同期会议媒体联合采访实录(十一) 我是新浪游戏的记者,我主要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在本届ChinaJoy上,《剑网3》并没有参展,请问《剑网3》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参展?

邹涛:虽然《剑网3》很牛,连续三年的复合增长率已经达到90%,但我们这次参加ChinaJoy主推的是手机游戏,关于端游这方面的并不想过多说。

记者: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在本届ChinaJoy期间,西山居公布了12款手游,这是否体现了西山居和金山在移动游戏领域的决心以及信心?

邹涛:可以这么说,早在2011年我们就已经开始研发手游,今年是我们精心准备的第三年,我们认为我们的产品差不多可以出来见见人了,所以今年就来了。

记者:自贸区开放了家用机游戏市场,金山是否准备在这个领域发力?

邹涛:我们对这个领域并不看好,我们更看好智能电视。

主持人:西山居去年并没有参加ChinaJoy,但您在去年的ChinaJoy之后和西山居的七个高管在普陀山开了三天的会,最后制订了西山居在未来一年的发展战略,如今一年过去了,请问在你们做出那次决议后,一年之后效果如何?

邹涛:我觉得去年做的决议非常好,在做出那次决议的一周年之际,我们又去了那里。

我认为游戏行业现在处于一个最好的时代,以前做单机(游戏的时候)很苦逼,我(把那个时候)叫做苦逼时代。过去十几年中,做网络游戏很容易让人浮躁,当然做手游也一样。但对我而言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为什么呢?并不是因为不用管支付、渠道、发布这些事情,而是因为现在是自媒体和口碑的时代,不好的产品没有办法欺骗住用户,因为玩过这款游戏的人可能会在微信、微博这种社交平台上一说,这款游戏就很有可能没有人玩了,即便是再打广告也没用,在口碑时代,最重要的是做好产品。

我们去年在普陀山开会主要谈的就是这方面,我们尝试着在游戏的各个方面都做得最好,我们(的游戏)在美术上面是让暴雪帮我们做的,他们接我们的单子时觉得很奇怪,他们说他们之前从没有接过国内的单子,问我们是不是骗子公司?我们说(我们)是雷老板的公司,(他们)也是雷老板的朋友,和雷军打了一个电话,暴雪(的工作人员)就说没有问题了。我们是去年7月份做的这个决定,在工艺上我们一直保持着优秀,并从创意上坚持着我们自己的个性,我们把“精致、个性”作为我们西山居手游的发展战略。

记者:我有两个问题想问您,第一个是,西山居是做端游出身的,请问一下端游公司在转型手游的过程中,会出现那些痛点?又有哪些优势?

邹涛:面对转型的问题,我跟我们公司的员工说,你们这帮人过去的成功从现在开始都要清零。原因很简单,原先你们是木匠,但现在要去打铁,哪怕以前拥有和鲁班一样高超的水平都没有用。但这个转变的过程是很艰难的,尤其是成年人,一旦形成了固定的思维模式,想要进行改变是很难的。我当时只能让他们拼命的学,也包括我自己,我们一年花费五六十万玩手游,我称这个方式为洗脑,这是从木匠转铁匠的过程,不能按照做木匠活的方式去打铁。

记者:另外一个问题,手游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一些所谓的轻度游戏,现在手游大的走向是慢慢的往重度上面发展,手机硬件上面的架构算法比PC更为简单一些,而且手机本身没有散热器,所以手机游戏在向着重度游戏跨越之后,必然会产生硬件上的发热等问题,您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邹涛:我觉得你的这个概念有一些混淆,我从来不认为重度游戏就是PC的重度游戏。

其实说实话,我认为咱们这个圈子很乱,很多概念没有形成。你说重度游戏是花时间?还是烧硬件、操作复杂度高?其实从来没有一个精确的说法。要说花钱,《大掌门》就是重度游戏。要说烧时间,纯粹是看个人。我不认为那些会把手机(硬件的能力)发挥到极限的游戏是大众游戏。我也不认为做这种游戏会有什么好处,这个留给未来三五年后的市场去进行细分会比较科学。

记者:您好,我是来自威锋网的记者,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西山居作为一家老牌的游戏公司,其实早在2011年的时候就开始涉足移动游戏,但是直到今年才推出了首款移动游戏产品。有一种观点认为西山居在向移动游戏转型上面的进度有些慢,对此您怎么看?另外一个问题,在今年上半年的时候西山居和小米成立了一个专注于电视游戏研发的公司,现在这个公司的业务方面的进展如何?

邹涛:你知道的挺多。首先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刚才的那位记者朋友说了,西山居为什么在转型上慢,是因为转型是木匠打铁的过程,能快得起来才怪。所以其实我个人也一样,我以前负责端游,没日没夜的玩了十几年,所以我从2012年开始就不再负责《剑网3》,我现在连PC都不用,只用手机和平板,目的是为了将自己的大脑思维转换过来。所以就如我刚才所说的,我们每年平均要花五六十万玩游戏,我认为这是最科学的方法,而且从整个行业来看,所有老牌的端游公司的转型没有特别快的。

当然,大公司(在转型方面)后发的优势也很明显,腾讯依靠的是它强大的渠道能力,当然它的产品能力也很强。西山居的转型确实是慢了一些,公司中我所看好的人领会并理解我的意图,就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但在我眼里,移动游戏行业还是会不断的得到扩充,而且(移动游戏市场)不会在短期内衰落,说白了,我们并不急于这一两款游戏或者这一两年的成功。这个市场的发展前景巨大,而且三五年,或许未来十年都不会消亡,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急于今天或者明天的成功呢?这点有些像做电影,你拍了一个电影,并不代表我没得拍了,无非是你拍完了,票房归你;等哥们拍了《阿凡达》了,票房归我。

第一波做移动游戏成功的企业,他们现在都在苦恼,为什么这两年出来的产品不受欢迎?做游戏和拍电影其实是一个道理,你不能指望部部电影都是大片。

主持人:按照您说的,是不是说端游公司的市场机遇已经来了?

邹涛:我在会上就说了,《剑网3》火得一塌糊涂,连续三年的复合增长90%,而今年上半年的行业增长只有9%,这就是机会,因为除了我们很少有人去做了。

记者:请问现在西山居的第一款移动游戏产品即将问世还是已经上市了?

邹涛:是我们自主研发的,即将问世。

记者:这款产品是否延续了西山居的精品策略?

邹涛:我们只做精品和个性化的产品。

记者:但是在移动游戏行业,游戏的用户特别容易流失,咱们的精品思路能否从端游上面延续到移动游戏?

邹涛:怎么说呢,我给你举失宠的例子,《植物大战僵尸》失宠了,《愤怒的小鸟》失宠了,《切水果》失宠了,失宠是什么概念?因为刚开始的时候这个行业产品匮乏,有了产品就会有玩家去玩,慢慢的,产品开始逐渐变多,玩家们开始挑合适自己口味的,这跟人吃饭的口味一样,有喜欢吃西餐的,也有喜欢吃中餐的,中餐中也有人喜欢吃真功夫或是广东菜、上海菜的,这需要慢慢的去细分。所以你不能看以前大家都吃真功夫,菜的种类变多之后就说真功夫失宠了,不是这样的,真正喜欢真功夫的人一直在吃。

移动游戏市场,以前一百个人只能玩一个游戏,现在有一百款的游戏可以玩,由两个人留下来玩以前的那款游戏,剩下的去玩别的,这个(现象)很正常。

记者:我是蜜蜂网的记者,我想问您,小米现在拥有的西山居、金山等一系列实力非常雄厚的研发公司的支持后,您认为这些公司的发力点将放在哪个平台上?在客厅市场这方面,您觉得哪家(公司)会成为您不可避免的竞争对手?

邹涛:用雷总的话说,我们的所有合作关系都属于弱合作关系,虽然我们同属一个老板。说白了, 好比西山居一样,雷总基本是不干预我们的,只会在大的战略方向上进行把控。他不会强硬的去要求我们必须把精力放在小米或者别的地方上。

我们迟早会进行发行这方面的业务,只是我们在前期会把发行的业务交给别人去做,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现阶段我们必须要专注于做好产品,这是最重要的。

关于竞争对手,说实话,我认为游戏行业中并不存在竞争对手,如果问那些在游戏行业做了很多年的人,如果他们说实话,那答案一定是自己。我到现在也没有做《剑侠情缘4》,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超过《剑网3》。其实“剑侠奇缘3”是03年立的项目,我如果简单的复制,还不如把现在的做到更好。

我刚才说到,做游戏好比拍电影,你不能拿冯小刚的《集结号》和张艺谋的《英雄》来比,这二者没有任何可比性。同样是这个道理,做游戏的企业是没有竞争对手可言的。做软件和做游戏不一样,像我们金山网络和360打的头破血流,我以前是做软件的,软件的使用是具有唯一性的,用户用了这个,就不会再用别的了,这也是做游戏的和做软件不同的地方。

记者:我是第一游戏的记者,我想问您几个问题,现在的手游平台还是类似于单机操作,比较弱粘性的平台。在西山居带来的12款产品中,是弱黏性的,还是强黏性的?亦或是接近端游的那种游戏?

邹涛:现阶段我们肯定是主推弱黏性的游戏产品,这跟我们的游戏开发商没有关系,这是由我们现阶段的硬件条件决定的。毕竟用户在玩手机游戏的时候不可能像在PC端上玩游戏一样聊天和用手敲。

但随着游戏的发展,现在已经有人在这么做了,他们把社交化的工具融入到手机游戏中,腾讯本身是具有一些先天优势的,并且他们也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所以西山居跟强劲的端游比,肯定居于弱势。但我们在不断的进行尝试,例如我们在尝试着去做“多人副本”,现在年轻人的交友欲望很强。接下来,我们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创新。

我有段时间在玩一款叫《萌江湖》的手机游戏,加入到了一个QQ群里,没敢告诉群里人自己的年龄,因为一个哥们儿说他才25岁就有人叫他大叔了,我说那我就是大爷了,那个群里主要是高中生、初中生、大一大二的学生。我发现他们的聊天速度很快,在QQ界面和游戏界面切来切去。之后我明白了,这种社交上的需求和平台没有任何关系,这是由人本身的年龄阶段决定的。而一些具有端游特性的东西将来一定会在手游上有所体现。

主持人:今天谢谢邹总!

(说明: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被采访人及相关媒体记者确认,仅供参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